傳媒採訪

敏感 - 維園犀利哥

躺在公園草坪上,暫且拋開生活上的煩惱,最寫意時刻莫過於此。人是偶爾要逃離煩囂的。但他卻幹得徹底,索性走出自己的安樂窩,當一個與世無爭的露宿者,以天為被,以地為床。怕被人瞧不起嗎?誰在乎,他自有他的生存之道。 他在網絡世界裡化名犀利哥,讓人窺伺露宿者背後的另一番天地,把我們不知道的種種生活都搬到部落格上。誰說非得在天橋底下、靠撿垃圾為生的才是露宿者。 他嚮往健康規律的生活,幾乎天天如是。大清早醒來,讀免費報紙當然是在所不免。做兩小時運動,再享受一頓豐富早餐,給身體重新注滿能量。午飯後,跑到圖書館裡歇腳,上網盡知天下事,飽讀無窮無盡的藏書。晚飯後又回到「後花園」,早點就寢爭取足夠睡眠。 看似簡單、淡泊的人生取向,憑藉少少的金錢,就能維繫生活,所以他才活得如此自在。曾經,他跟不少人一樣,不分晝夜工作至精疲力盡,飽受壓力煩惱的痛苦煎熬。人不都是為了生活更好嗎?何以最後把賺來的錢,用以維繫健康的方法就是買保險和治病,相反寧願終日過著沒運動、沒營養、沒休息的黑暗生活。你是否會感到有點諷刺? 他自問沒有「瓦遮頭」卻三餐溫飽,沒有榮華富貴卻過得輕鬆健康。人家不要的,他要;他不要的,人家卻偏偏在乎。彷彿他大徹大悟,其實只是懂得計算,這樣子過生活比較划算,亦能活得健康。善待自己的身體,方算對得起自己的人生,犯不著和自己過不去吧。  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,都是一種智慧/(http://www.facebook.com/730feel)

AM730 香港免費派發的報紙 (Online Edition of am730)

敏感 - 我有我生活

這星期天氣愈來愈冷,大家想必要過一個寒冷聖誕節。不少露宿者亦因此搬進避寒中心暫住。犀利哥也執拾細軟,暫別維園一陣子。習慣了,這便不算甚麼。他選擇過著餐風飲露的生活,自當習慣因時制宜這道理。流落街頭免不了遭人白眼,雖則他也不屑與其人為伍,自顧自的,但說到底「露宿者」不受歡迎度之高,一定程度上是源於我們的偏見。每到早晨時分,大批長者前來公園做晨操,「這麼晚還在睡覺,好吃懶做」、「你們這些露宿者真礙手礙腳」。這當然是句玩笑話,不過話說進耳裡總會「於我心有戚戚焉」。他漸漸習以為常,不須渴望別人理解,只須由自己去遷就他人。他討厭熱鬧的人堆,便去找一處僻遠的位置進睡,那問題不是輕而易舉地解決了嗎? 麻煩事情永遠都是想開就好,他亦是從露宿生涯中覓得更多道理。但回想當初踏上露宿者這條路,竟與自身高學歷有莫大關係。若非有能力把事情看透徹,絕不會有這膽量放下一切。他能夠量分寸、衡得失,以微小的金錢維繫生活,追求理想的健康生活方式。 當上露宿者,他還有一先決優勢,就是鍾情野外活動。過去一有空,他便會放下一切往郊外遠足露營,現在好像換個方式「露營」而已。 這種脫俗的生活模式,對一般人而言或很冒險,但對犀利哥就是最適合不過的。 (祝各讀者聖誕快樂!)   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,都是一種智慧/(http://www.facebook.com/730feel)周一刊登

AM730 香港免費派發的報紙 (Online Edition of am730)

他10年零收入,露宿街头吃剩饭,却比中产活得好

微信号 yitiaotv 功能介绍 每天一条原创短视频,每天讲述一个动人的故事,每天精选人间美物,每天来和我一起过美好的生活。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香港人Simon Lee露宿街头10年,他没有家,每晚住在铜锣湾的维多利亚公园里,人称维园犀利哥。2010年,Simon从原本的中产身份,跌到露宿街头,在平常人眼中他是个Loser,被生活所迫。但Simon眼中,这反而是他心灵感到最富足的人生阶段。甚至,他还定期将自己被救助的钱,捐献给其他穷人。一条和Simon的第一次见面,在铜锣湾的一家麦当劳里,他说自己没有钱,手机不能打电话,只能通过Facebook约见碰面的时间、地点。我们满心忐忑地寻找衣着破旧的流浪汉,但见到的是头戴针织帽、戴着框架眼镜的Simon Lee,他正在笔记本上敲击键盘,撰写博客,看起来是一位学识丰富的中年男子。Simon礼貌地讲:“我普通话讲不好,如果听不懂,我可否讲英文?”就这样,一行人跟随Simon四整天,踏遍了他熟悉的街头巷尾,跟随他体验了一把“露宿人生”。自述   Simon Lee   编辑   徐聪我是Simon Lee,今年52岁,住在街头10年,在维多利亚公园(简称维园)住了6年,大家叫我“维园犀利哥”。我一天的行程很固定,基本是: 6:00 起床、洗漱,到体育场寄存大件行李 7:30 在快餐店寻找二手食物当早餐 10:00 到中央图书馆上网,读新闻 12:00 每天中午我会去锡克庙吃午饭,那里有免费食物发放 13:00 回到中央图书馆,上网、写博客,一直到关门 19:00 继续去餐厅找点二手食物当晚餐 21:00 取回大件行李,回公园睡觉 “我的生活一点点降级,从中产人生变成露宿街头” 我以前读书很好,大学学的专业是化学,毕业后找了一份写字楼的工作。工作赋予了我中产的身份,赚的钱能养得起一台车。但职场的压力,让我觉得很压抑,喘不过气来,我想逃离这里。我其实并不喜欢这份工作,只是为了应付父母和社会对我的要求,才去工作。当时的我,并不知道自己

mp.weixin.qq.com


懷緬過去........